您的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分离蜜 >

假蜜溯源(组图)

  陈旧碎米熬成果糖冒充蜂蜜,果葡糖浆加色素再加香精就造出低价蜂蜜。本周,分别发在国内和本地新闻版的这两篇稿件,把蜂蜜行业中的若干“潜规则”暴露出来。为何本应看着最“生态”的蜂蜜,也会被传染上食品行业中的造假痼疾?从终端产品回溯到原料采集,究竟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这其中,又有一条怎样的灰色利益链?

  为什么今年的蜂蜜市场“造假”的呼声比往年要高?“制假”链条中,又存在着怎样的暴利?近日,记者采访了蜂产业研究的有关专家,解释这一日益泛滥的假蜜背后的原因。

  “今年市场上必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谈起假蜂蜜,扬州大学蜂产品研究所所长吉挺博士说,假蜂蜜也是有营养的,它掺假的成分是糖浆,而糖浆是大米等水碱的产物;假蜂蜜价格便宜,

  而价高蜂蜜和价低蜂蜜各自有自己的消费层次,如52元/斤的洋槐蜜,市场上卖得很好,但造假的10元/斤的洋槐蜜,它同样卖得很好,假蜜有市场。

  而假蜂蜜市场的存在,对于蜂产业是有伤害的。以洋槐蜜为例,现在卖18.5元/斤,每斤利润不足2元钱。

  市场上洋槐蜜的成本究竟有多少?吉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2010年,蜂蜜原料成本每吨在2.2万元-2.4万元之间,每斤原料价格11.5元;再加上运输,从河北、陕西运回来,每吨要加400元的运输费,成本上升为11.7元/斤;再加上途中和生产损耗,达到20%,这样算下来,成本价达到13.7元/斤;还得缴税,增值税和所得税,成本价升到14.2

  元/斤;还有生产人力成本,成本价涨至15.7元/斤;然后还有销售成本,差不多就是16.5元/斤;另外,还有房租,管理人员的工资等。

  正因为假蜜的存在,正宗的蜂蜜赚不了大钱。按照正常的盈利,利润率应该在20%-25%之间,以此计算,一瓶(1斤)18.5元的蜂蜜,利润为3.7元,这才是一个合理的价格。但现在每斤的实际利润只有2元,剩下的1.7元的利润被假蜜市场冲掉了。

  6月1日,新蜜开始上市,洋槐蜜价格从17元/斤上升到18.5元/斤。蜂蜜涨价,一些人不理解,但“如不涨1.5元,我们就难以为继”。如蜂蜜进超市,产品还需要给超市30%的提成,“也就意味着,我们卖18.5元的蜂蜜,它的定价应该在23元/斤,否则没有利润。而如果低于20元/斤,连成本

  扬州人都喜欢吃洋槐蜜,洋槐蜜和油菜蜜是扬州主要消费的产品。洋槐蜜消费占整个扬州蜂蜜消费市场的70%-80%。

  洋槐蜜产品中,多多少少会掺有油菜蜜,这是可以接受的。之所以选择在洋槐蜜中加一点油菜蜜,主要是为了缓解成本上升带来的压力。按照国家规定,只要加进去的油菜蜜不超过50%,就是合格的。只是在销售时,要写清楚50%是洋槐蜜,50%是蜂蜜。这种混合蜂蜜,消费者是可以接受的,在口感上,它与洋槐蜜没有多大的差别,而且,它价格较低,消费者能接受。

  最可怕的是以糖浆充作蜂蜜,因为糖浆的价格太便宜了,3千元/吨,与2万元/吨的蜂蜜相比,这个价格相差太大。糖浆颜色很好看,水白色,像洋槐蜜,但不容易结晶,很能迷惑消费者。这也是槐花蜜最容易造假的原因。

  糖浆买回来,直接掺进蜂蜜,搅拌均匀即可,非常简单,没有技术含量。它的复杂在于糖浆是怎么做出来的,我们国内糖浆有很多种。这些人都是化学高手,他们通过各种原料,能够制作出符合国家标准的糖浆。比如国家标准要检测多糖成分,他们可把多糖全部过滤掉;比如国家标准要检测碳4植物糖,他们可以选择一种合格的植物果实进行水碱(如通过大米水碱),就符合国家标准。这些糖浆掺入蜂蜜,消费者是很难辨认的。

  蜂产品生产过程中掺杂使假现象较为严重,影响到蜂产品的品质。而且随着生物化学技术的发展,各种酶制剂的应用,价格十分低廉的各类糖浆冲击着我国的蜂蜜市场。

  据统计我国市场上销售的“蜂蜜”总量远远超过养蜂者的生产量,掺杂使假现象十分严重。而检测技术不先进、检测手段不完善,检测方法跟不上蜂蜜造假水平是假货滋生、泛滥的主要原因。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选贵的买、选正规厂家买,买到手的蜂蜜都有品质的保证。市场上也有高价蜂蜜,有的蜂蜜是国产的,有的是进口蜂蜜。一般而言,进口蜂蜜要比国产蜂蜜价格高。

  据悉,养蜂发达国家采取多箱体养蜂技术,采用强群养蜂,所以在同一个蜜源花期往往只采收一次蜂蜜,蜂蜜在蜂巢中贮藏时间长,经过蜜蜂充分地酿造并进行封盖。这种蜂蜜浓度非常高,市场销售价格相应也比较高,同样的蜂蜜要比中国产蜂蜜价格高出3-4倍。而中国国内酿造的蜂蜜是不成熟的蜂蜜,需要加工浓缩。

  “但这不意味着进口蜂蜜就比国内蜂蜜好很多,事实上,中国是蜂蜜出口大国。”吉挺介绍,如国内高价的洋槐蜜,质量同样很好。正常情况下,槐花花期10-15天,前期花期交错,后期蜜蜂消耗要喂白糖,所以最好的洋槐蜜是中间的2-3天,而高价正宗的纯洋槐蜜,正是选择这2-3天的蜂蜜,质也相当好,只是这个量相对而言较少。

  今年春季到初夏,天气异常寒冷,油菜开花的时候,作为油菜主产区的江苏地区,温度不到10摄氏度,蜜蜂本身的生存已很困难,必须呆在蜂箱里(当气温在20摄氏度-24摄氏度之间,蜜蜂才会采蜜)。

  而在这段时间,又是洋槐花苞发芽的时候,低温将花芽冻坏,蜜源发育受到影响,因此出现后期洋槐虽然开花但却没有花蜜的情形。由此,蜂蜜大量减产。

  但业内人士分析,减产并不是蜂蜜涨价的唯一因素,白糖价格上涨也成为蜂蜜价格上涨的重要原因。

  记者了解到,近几年来白糖价格一直呈现上涨趋势。早几年白糖价格一般不超过3000元/吨,而今年上半年的价格就已达5400到元/吨,而下半年以来糖价更是实现三级跳,从6000元至6600元,再到7400元,目前在江苏一带白糖价格已达到8000元/吨以上,而且这一价格仍有上升的趋势。导致蜂农养一群蜂的成本大大增加。

  从整体上看,江苏蜜粉源不丰富,同时养蜂生产以生产蜂王浆为主,所以蜂群消耗白糖的量比较多,全年每群蜂所需饲喂的白糖量都在100公斤以上,另外从茶花花期后,蜂场都进入培育越冬蜂的工作,一直到来年春繁结束蜂农都没有任何收入,而这段时期所需饲喂的白糖也要50公斤左右,所以此时的白糖价上涨直接影响到养蜂者的利益和养蜂的积极性。以一个规模蜂场饲养150群蜂为例,以目前的价格计算,到明年春天蜂农要准备投入的饲料白糖直接费用将超过60000元,全年在蜂群饲喂上多承担的费用将超过37500元。

  市场上的假蜂蜜越来越多,从蜂农到产品,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超市和市场中销售的所谓洋槐蜜、油菜蜜、枣花蜜等十几个品种的蜂蜜,又有多少纯的?前不久,记者从消费者手中搜集了从超市、市场购买的4类蜂蜜产品送查发现,蜂蜜“假”的占多数。

  这么多的假蜜充斥市场,到底是哪个环节易出问题?11月19日,记者选择跟随一蜂农,伺机寻找市民猜测的源头“造假”证据。可这个跟随的结果,多少会令一些人失望。“要说我们假,那无非养蜂过程中,喂了些白糖水而已。”蜂农自揭说。

  他称,秋冬花源减少,要维持蜜蜂的生命,就需要喂蜜蜂些白糖水,这是养殖的需要,而不是市民理解中的“造假”。要说假,也就是在花期来临后,糖浆一般多不清理,而直接与蜜蜂花蜜混在了一起,也就是说,花蜜中混有了这些糖浆。

  “一开始时,蜜里面含了些糖分,等花期旺季,蜜蜂产蜜多了,就不用怎么去喂它。”该蜂农说,要是说源头上造假的话,一般在花蜜的名称上易假,比如将油菜蜜说成洋槐蜜卖。不过,再怎么说,从蜂农手里买的蜂蜜,含蜜的成分多。

  在跟随蜂农近一天的时间里,除了见其晚上向蜜蜂箱中,加了些白糖水的料外,没见到其他可供造假的环节。“蜂农注重产量,往往不太注重质量。”该蜂农说,原蜜是很稀的也没多大甜度,因为蜜蜂酿的蜜中含水分多,不像市场上的蜜已加热水分蒸出些。

  对于易假的环节,一蜂农称,据他了解,一般蜜从蜂农手中收走后,加工环节就可以大肆造假了。“比如槐花蜜,有的厂加工,槐花蜜成分含20%就算不错了,其他的就用果糖混合。”他称,蜂农手中的蜜,因没过细加工,直接从蜂箱中取,杂质成分多一些是真。

  在假蜜泛滥的今天,不少市民将矛头指向了处于第一线的蜂农,将他们的产品归为“路边货”,而提倡去一些超市等地方购买蜂蜜。事实真是这样吗?

  记者带了4份样品,两份是消费者购自市区的一些超市(序号1),一份来自蜂农(序号2),一份为专卖店购买的高价蜂蜜(序号3)。

  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扬州大学蜂产品研究所所长吉挺博士打开瓶盖闻了闻,并根据自己对蜂蜜的掌握知识初步判断:“从气味等方面判断,序号1两份样品醛类气味比较重,肯定是很不纯的蜂蜜。”他肯定地说,若序号1取自样品的瓶上标着纯蜂蜜字样,那么售卖的就可认定是假蜜。

  经过细致分辨,初步的判断结果看,令人倍感意外,从纯度上看,4份样品的质量顺序为,3好于2,2好于1。

  看来,蜂农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他们的蜜,只是杂质和水分等含多了一些而已。超市购买的加工后所谓蜂蜜产品,未必就比从蜂农手中直接购买的要好。

  在没有专业设备的情况下,虽然不能辨别所有的假蜂蜜,但吉博士称,有一些小技巧能帮助识别一些假蜜。

  取蜜1份,放入玻璃杯内,加冷开水5—6份,稀释搅拌,静置1天后观察,如有沉淀物,证明是假蜜;取蜜2克放入试管,加蒸馏水20毫升,用酒精灯加热煮沸,冷却后加2滴碘酒,如出现蓝色或绿色,表明该蜜掺有淀粉;取蜜1份,加清水4份,搅拌均匀,逐渐加入酒精,如出现白色絮状物,表明该蜜掺有饴糖。

  当然,还有掺水蜂蜜、掺白糖、红糖或蔗糖等蜂蜜,如没有专业的检测,只能凭经验从黏稠度上看出端倪,如掺蔗糖的蜜下淌的速度快,黏性小、不挂丝。

  另外,还可通过嗅气味,判断蜂蜜是否纯正。如不纯正的蜂蜜,有一股酸味或酒精味,当然,如果是陈蜜,气味淡薄,难以鉴别。

  前几日,隐瞒身份的记者,在一卖蜂产品人士的帮助争取下,与一“假蜂农”联系,他终于透露了一些制假内幕。而他所说的,与日前央视等媒体曝光的并无二致。不过,他提出了一个名词“白蜜”,这种白蜜,不是市场上所说的椴树蜜等真蜂蜜,而是果糖的另一个称谓。

  “颜色深些的,就用白蜜调浅些,消费者很怪的,颜色越深,越怀疑是假的。”他称,通过一番勾兑和加工包装,就成了市场上所卖的蜜产品。有时,则干脆就用“白蜜”冒充蜂蜜,这也是很正常的事。他说:“我们自己卖,可以直接冒充,厂家加工怎么说也要掺些蜜。”

  按照他的提示,他说的调和好的果糖白蜜,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竟有很多售卖的。记者在网上随意选取了一家咨询,对方报出的价格超便宜。而询问用途,则直接遭到了接电话员工的奚落:“还用我说吗?你是不是卖蜂蜜的?你们买回去,还不是在蜂蜜中添加吗?”

  该“假蜂农”称,就算是正规厂家生产出来的蜂蜜,也未必比他们这种小作坊好到哪里去。“成本这么高,想降成本的话,就得加‘白蜜’。”他称,市场上一些所谓的纯蜜,其实杂蜜很多。也就是掺杂些便宜的如油菜花蜜进去。他透露,可按照规定,掺杂的其他成分的蜜,应该标注比例。如含洋槐蜜为50%的蜜产品,可叫“50%洋槐蜜”,而不直接叫“洋槐蜜”。

  几乎每年,无论春夏秋冬,生态环境上佳的扬州,都会迎来成百上千蜂农过客。他们在扬州的时间,短则一两个月,长则一两年。千余蜂农过客,都养蜂产蜜吗?这个不应该成为问题的问题,如今却摆在了一些蜂农的面前。记者连续几日的调查发现,蜂农逐年减少,卖蜂蜜的“蜂农”却越来越多了。

  “我今年养蜂没赚什么钱,我想那些同行都没怎么赚钱。”在北郊一路边,40多岁的蜂农,对今年的行情有些无奈。那么多箱子堆积在小棚边,有时,他就在路边,望着边上的马路菜场,一堆堆的动辄几元一斤的蔬菜,他苦笑了笑,“买不起菜吃了。”

  从浙江转战扬州,按照计划,现在他本该从扬州再转战山东,然后回河北老家过年。眼看年关将近,盘算下来,感觉只能年赚5000元的他,不敢再奢想着回家过年。“那么多的蜂箱,要雇一辆货车拉回家,运费都要几千。”他说,回家了,等于今年白干。

  “我卖真蜜,也没多少人愿相信,可它真是真的。” 该蜂农说,从浙江嘉兴一路过来,卖了一路的真蜜,一路的遭怀疑。后来,他养蜂产的大多蜂蜜,多被蜜贩子收购了。每一站,都有蜜贩子与他们联系,往年能赚两万左右的他,今年因气候原因,没怎么赚着钱。

  蜂农也有自己的圈子,山南海北的,不管是什么地方的,一旦在一个地方放养了几个月,就都熟悉了。“我们这行,大家都清楚彼此的底。”东郊一路边的蜂农,谈及养蜂这一圈子,如此说。在保证不透露其具体位置的情况下,他才透露了自己的赚钱法。

  “一到转移‘战场’寻找新蜜源的时候,就几家蜂农合伙租辆车分担运费,大家一起转移。”该蜂农说,一个人租辆车与几家合伙租辆车价钱是一样的,单一家子租成本太高了。为了降低成本,彼此不认识都不行。今年,他也坦言,养蜂确实没怎么赚到钱。

  不过,该蜂农有着自己的赚钱门道。“我会调蜜,调出来,里面真蜂蜜的成分很少。”他说,出售给蜜贩子的,他会做些手脚。路边摆摊零售给市民的,他一般不怎么做手脚,但卖的多是杂蜜。他称,蜂农选个地一呆至少几十天,要是太假,市民找来闹不好收场。

  无论是只靠蜂酿还是又靠蜂又靠人,怎么说他们确实在养蜜蜂酿蜜,算不上假蜂农。不过,记者前往郊区对蜂农的调查却发现,他们有时特痛恨自己的“同行”。几天前,几个蜂农合伙,捉到了一个开车专门去小区促销蜂蜜的人,暴打了一顿。

  “他们那些是假蜂农,有时就摆摆空蜂箱当样子,暗中却用果糖调蜜卖!”参与那次捉假的一个蜂农称,假蜂农出售的蜂蜜,价格便宜得惊人,槐花蜜、枣花蜜……不管是什么蜜,都一律7至8元每斤出售,卖时都以在附近放蜂子为幌子吆喝叫卖。

  该蜂农称,假蜂农对他们的影响很大,不仅影响到零售,还搅乱了信心。“尤其是蜜源开始时,我们还没安顿好,假蜂农已开始狂销一阵了。”他说,在一种花季如油菜花,初期是假蜂农最猖狂的时候,他们是边卖边转移,可自己却不养蜂,售的全是自己制作的。

  “一个假蜂农向我叫嚣,说他一年赚了6万多,足足是我的十倍多。”因感到赚不多少钱,打算不回家过年的蜂农说,养蜂人向市民出售的几种花蜜在一起的杂蜜,也要10元以上,在生活成本上涨的今年,才勉强维持生活。可那些假蜂农,售卖的蜜8元/斤甚至更低,销量大成本低赚的多。

其他产品: 天然蜜分离蜜 单花蜜 1等蜜 返回头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