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川贝枇杷膏走红美国真的这么有效吗?

日期:2021-08-20 06:11

  【文军营销资讯】今年冬天,一场大范围的流感肆虐全球,医院里人满为患,多国都在发力,积极采取措施应对这场严重的流感疫情。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2月27日报道,美国正在经历近10年来最严重的季节性流感潮,全美50州有49个州出现流感疫情,死亡人数逼近5.6万人,民众陷于疯狂吃药预防的集体恐慌,许多药房货架上的抗病毒药物堪称一药难求。

  在最近,华尔街日报突然报道了这样一条新闻——“咳嗽不用怕!这个中草药剂变成了纽约客们的话题中心”。

  整篇报道由冬季罹患感冒的纽约普拉特艺术学院的一位建筑师兼设计教授Alex Schweder讲起,“我已经严重病了一周半,咳嗽一直未停。”他的女友30年前曾旅居香港,便拿给了他一瓶“京都念慈庵川贝枇杷膏”,一服之下见证“奇迹”,“在15分钟内就开始见效”

  被“川贝枇杷膏”震惊到的Alex,立刻发了条朋友圈,告诉自己的亲朋好友这个小糖浆的神奇功效。

  兴奋的他还专门打电话“安利”自己同样在咳嗽的朋友们,于是,在大家的口耳相传下,很快,川贝枇杷膏占据了纽约的广告圈、文艺圈、娱乐圈和热门话题。

  而同样咳嗽久治不愈的好莱坞影星Matthew Modine在看到枇杷膏的神奇功效后,也买了......试完后,简直停都停不下来!“我超爱它的!感冒已经2个月了,在最严重时服用它,情况立刻好转。”Matthew Modine眼中,川贝枇杷膏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贵”,“我在亚马逊网站购入,一瓶要价居然30美元(约合人民币190元)。”

  嗯,没错,因为枇杷膏在前段时间流感最严重的时候突然火起来,导致了严重的供需不平衡......

  之前在美国卖10来刀的枇杷膏价格直接翻了几倍,在网上是30来刀,在卖中国商品的超市里,甚至一度狂飙到70刀(大概450人民币),但仍旧卖到脱销。

  「网购价格翻十倍」,「强势输出」,「美国爆红」,「神秘的东方液体征服了许多久病不愈的美国人」,「中国神药」……

  光看这些描述,你大概会以为川贝枇杷膏在纽约真的已经到了人人疯抢奇货可居的程度,这个药真的这么神奇?

  报道川贝枇杷膏的英文媒体不少,所有报道的源头都是《华尔街日报》在2月22日的一篇文章。但不论是哪一篇,大家看看原文就知道了,情况并没有这么夸张。

  虽然确有其事,但中文媒体的二手转译,一方面选择性地摘取他们需要的信息、故意忽略另一部分他们不需要的信息不作翻译;另一方面,则拼命地对他们需要的那部分信息添油加醋,极尽夸张渲染,加了不少原文并没有的佐料,一个比一个生猛,在一轮一轮的翻炒中,最终炮制出了一个失真的中华文化强势输出征服美国的假象。

  这些报道也成功地点燃了不少人心中的民族自豪感,从这些文章下面的这些高赞评论就可见一斑。

  虽然这篇文章也有点小题大做之嫌,但在行文上还是非常客观、克制和平衡的,这一点从标题就可以看出来:

  首先,题目非常严谨地用了「Herbal Supplement」这个词,而不用任何与药有关的词,从而避免为川贝枇杷膏的药效背书;

  其次,标题的核心意思是「有一部分纽约人在谈这么一个东西」,而不是中文媒体所渲染的「让许多纽约人疯抢」。

  Pei Pa Koa 是枇杷膏的粤语音译。这个副标题的意思是,虽然有些人声称川贝枇杷膏确有疗效,但专家警告食用此类制品可能会有健康风险。遗憾的是这句话很明显被中文公众号们有意无意地给忽略了。

  下面我们将这篇报道简单翻译一下,看完你就能明白中英文之间的巨大差异了。报道的开头先是举了一个声称川贝枇杷膏有功效的例子:

  纽约人热衷于发现新秘方,但他们更热衷的是,把他们发现的新秘方告诉别的纽约人。

  普瑞特艺术学院教授、建筑师 Alex Schweder 说,自己重感冒一个半星期,一直咳嗽不停。于是女朋友给了他一瓶枇杷膏,标签上说这是一种「用蜂蜜和枇杷做的中草药食用品」。

  Schweder 说,吃下去之后 15 分钟就见效了,于是他把枇杷膏介绍给了很多人,其中有五个人都亲口尝了一下。

  Schweder 的女朋友 Oberon Sinclair 是一家创意机构的创始人,30 年前在香港生活的时候第一次知道了枇杷膏。

  在华人市场和药店,枇杷膏有两种包装,其中 10 盎司一瓶的售价是 7 美元,但如果通过网上代购,价格则高达 70 美元。

  纽约人热衷于发现新秘方,但他们更热衷的是,把他们发现的新秘方告诉别的纽约人。

  普瑞特艺术学院教授、建筑师 Alex Schweder 说,自己重感冒一个半星期,一直咳嗽不停。于是女朋友给了他一瓶枇杷膏,标签上说这是一种「用蜂蜜和枇杷做的中草药食用品」。

  Schweder 说,吃下去之后 15 分钟就见效了,于是他把枇杷膏介绍给了很多人,其中有五个人都亲口尝了一下。

  Schweder 的女朋友 Oberon Sinclair 是一家创意机构的创始人,30 年前在香港生活的时候第一次知道了枇杷膏。

  在华人市场和药店,枇杷膏有两种包装,其中 10 盎司一瓶的售价是 7 美元,但如果通过网上代购,价格则高达 70 美元。

  纽约长老会医院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的肺科专家 Keith Brenner 说,食用草药制品,不管是单独食用、过量食用还是和其他处方药一起食用,都可能会带来健康风险。

  他说,很多人甚至可能不会告诉医生他们在吃这些东西,这也是个问题。草药本身可能对处方药的效果产生干扰,这已经得到了证实,如果病人能够主动告知,医生就可以及时掌握情况。

  FDA 建议消费者在服用此类制品前能咨询医护人员,同时对任何把效果说得天花乱坠的产品保持警惕。FDA 目前尚无权对膳食补充剂的安全和功效进行评估。

  纽约长老会医院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的肺科专家 Keith Brenner 说,食用草药制品,不管是单独食用、过量食用还是和其他处方药一起食用,都可能会带来健康风险。

  他说,很多人甚至可能不会告诉医生他们在吃这些东西,这也是个问题。草药本身可能对处方药的效果产生干扰,这已经得到了证实,如果病人能够主动告知,医生就可以及时掌握情况。

  FDA 建议消费者在服用此类制品前能咨询医护人员,同时对任何把效果说得天花乱坠的产品保持警惕。FDA 目前尚无权对膳食补充剂的安全和功效进行评估。

  用枇杷成分制药在中国已有数百年的历史。某品牌早在 1946 年就开始在香港生产枇杷膏,80 年代开始卖到大陆、北美和欧洲。香港也有其他类似的含枇杷的糖浆制品,但卖得都没有这一种牌子好。

  纽约一家中国商店「珠江」的老板 Ching Weh Chen 说,「突然之间所有人都开始谈论枇杷膏。在中国,人们早就知道枇杷膏了,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清朝。但现在来买枇杷膏的都是白人顾客。」在珠江,这个品牌的糖浆的售价是 7.8 美元。

  用枇杷成分制药在中国已有数百年的历史。某品牌早在 1946 年就开始在香港生产枇杷膏,80 年代开始卖到大陆、北美和欧洲。香港也有其他类似的含枇杷的糖浆制品,但卖得都没有这一种牌子好。

  纽约一家中国商店「珠江」的老板 Ching Weh Chen 说,「突然之间所有人都开始谈论枇杷膏。在中国,人们早就知道枇杷膏了,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清朝。但现在来买枇杷膏的都是白人顾客。」在珠江,这个品牌的糖浆的售价是 7.8 美元。

  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的内科医师 Sue Decottis 说,草药确实有其价值所在,自己偶尔也会向病人推荐。至于枇杷膏,她还没有给病人开过。她说,大家之所以觉得枇杷膏有效可能有心理安慰效应,但目前美国还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做这方面的研究。

  他说,「我唯一的担心是,这东西来自一个各种标准和美国完全不一样的国家。」

  Brenner 医生则表示,特敏福这一类感冒药物最有效的时间是感染流感后的 48 小时之内,如果把草药作为第一道防线,那我们就等于失去了这段宝贵的时间,尤其对身体有其他疾病的人来说,流感很可能造成住院乃至死亡。

  纽约市卫生局局长 Howard Zucker 呼吁所有人都应该去打流感疫苗,一旦出现流感症状,则应该尽快寻求治疗。

  诗人 Max Blagg 从唐人街一个针灸师那里听说了枇杷膏,他说:「我有点担心的是,如果你仔细看看标签,那上面有 1000 种你根本没有听说过的草药成分。」

  Max Blagg 给了他的画家朋友 James Gilroy 一瓶枇杷膏,后者的流感已经持续了三个星期。James Gilroy 说,自己看了瓶子上那些疯狂的中国字,心想算了,「我还是去看医生吧」。

  纽约大学朗格尼医学中心的内科医师 Sue Decottis 说,草药确实有其价值所在,自己偶尔也会向病人推荐。至于枇杷膏,她还没有给病人开过。她说,大家之所以觉得枇杷膏有效可能有心理安慰效应,但目前美国还没有足够的资金来做这方面的研究。

  他说,「我唯一的担心是,这东西来自一个各种标准和美国完全不一样的国家。」

  Brenner 医生则表示,特敏福这一类感冒药物最有效的时间是感染流感后的 48 小时之内,如果把草药作为第一道防线,那我们就等于失去了这段宝贵的时间,尤其对身体有其他疾病的人来说,流感很可能造成住院乃至死亡。

  纽约市卫生局局长 Howard Zucker 呼吁所有人都应该去打流感疫苗,一旦出现流感症状,则应该尽快寻求治疗。

  诗人 Max Blagg 从唐人街一个针灸师那里听说了枇杷膏,他说:「我有点担心的是,如果你仔细看看标签,那上面有 1000 种你根本没有听说过的草药成分。」

  Max Blagg 给了他的画家朋友 James Gilroy 一瓶枇杷膏,后者的流感已经持续了三个星期。James Gilroy 说,自己看了瓶子上那些疯狂的中国字,心想算了,「我还是去看医生吧」。

  全文就是这样,很短,不包括标题总共只有 775 个单词,读得快的话一两分钟就可以读完。

  在《华尔街日报》的版面上,它占据的只是一个豆腐块的位置,应该没有引起太多读者的注意。相信编辑的用意无非只是在流感肆虐美国的大背景下提供一个小小的花边新闻,并且提醒读者注意枇杷膏这一类未经 FDA 批准的中草药所存在的风险,而并非是报道一个轰动性的社会现象和潮流。

  比报道更好看的是《华尔街日报》的 Facebook,那上面的网友留言里有各种针锋相对的意见和辩论。

  翻译:亚洲人是世界上最勤劳的,所以他们一定知道如何快速克服病痛重新开始工作的秘密。我倒是乐见所有这些白人一直在说东方草药没有任何效果,因为他们的白人同事还没有发表任何关于草药的研究。

  翻译:这东西非常棒。能治好喉咙让你重新讲话的主要是里面的蜂蜜,但枇杷膏的味道也很赞,是那种真正的老式药物的味道。

  翻译:提醒一下,我的一个朋友因为服用中药造成了肝功能衰竭。吃下去之前一定要搞清楚是哪里来的(虽然几乎不太可能)。

  事实上在美国社会、尤其是纽约,一直就有那么一小批人对来自异域东方的文化深感兴趣,但这群人的人数非常少。

  《华尔街日报》报道里,唯一稍微能够描述枇杷膏受欢迎程度的是上文中提到的「珠江老板」的话。

  但他的话其实并不足以作为枇杷膏受欢迎的有力证据,因为「珠江」本身是一间坐落在纽约唐人街隔壁、专门出售旗袍、富贵竹这一类中国文化相关商品的商店。

  珠江的老板之所以会有人人都在谈论枇杷膏的错觉,那是因为走进珠江商店的白人顾客,本身就对中国文化有着一定的了解和浓厚的兴趣。简单地讲就是,他的样品存在着「幸存者偏差」。

  无论是「中国神药让美国疯狂」,还是「煎饼果子征服美国」,这些说法听起来很过瘾,但其实都只是我们自欺欺人的自嗨,至少在短期内还不太可能出现这样的状况。

  文章综合自美捷登、丁香园、人民日报、爱范儿等,图片来源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公司新闻 返回头部